@      我称爱人叫“憨子”

当前位置: 所有彩票平台排行榜 > 彩票平台排行前十名 > 我称爱人叫“憨子”

我称爱人叫“憨子”

在家里,我和老妻互称“憨子”。

“憨子”教了38年书,用将近两年时间才度过更年期与退休综合症。她的矜持和内敛,作为丈夫几十年来我心知肚明。不敢让她生闷气,不敢让她不开心,每每说了重话我就后悔莫及,如犯罪一般。当她情绪低落或者许久不说话时,我就诚惶诚恐如临深渊。

她二十一岁到我家,至今已过了三十六年了。几十年来,我们甘苦同味,休戚与共。看了社会上那些夫妻不和,妻离子散,把日子过的像演戏一样,更有劳燕纷飞......作为旁观者,我更意识到,必须好好呵护我家"憨子"。

我清楚自己的个性,很多时候是我好强霸道、自以为是,认为自己对完了。现在想起来,那些日子我的‘憨子’心里是何等煎熬啊,而我却浑然不觉。后来,我意识到的问题,学会了克制个性,将就于她。特别是九九年,零八年她大病两场,让我差不多精神崩溃!失去爱人的恐惧感袭上心来,我对她几乎百依百顺,陪她澳洲游、非洲游,她还随团东南亚游。当她做饭菜端上桌来,都会问我怎么样?我便啧啧称赞,有时候我女儿都看不下去了,指责我说“爸爸硬是瞎表扬,明明不好吃,你睁着眼睛说瞎话,这样,妈妈手艺永远不会提高”。我只有做个鬼脸,一家人便开心一笑,其乐融融。

“憨子”这两年看了不少书,尤其偏爱文史类。这样我们就有了更多龙门阵了。一天,她突然问我,“天气宜人。不一定要烟花三月下扬州嘛。走,我们去看看江大爷的家乡,还有黄浦江俩岸新旧上海的对比。”其实,华东五市我已经去过好几次了,我说:真是好主意!两天后我们出发了。

金秋时节,扬州依然繁花似锦、硕果累累,但我们并没有被浮云“遮望眼”,因为我们做过攻略,直奔个园而去。

个园是扬州园林的招牌,是一个官宦人家衣锦还乡时,为了养老而营造的安乐之所。个园的布局与规模正应了江南水乡的奇妙特征,小巧玲珑,步步为景,不求高大雄伟,但求胸有丘壑。青砖绿瓦封火墙的徽派建筑,小桥流水镂空雕的吴侬做派尽显其中。

时值大雨刚刚过,我与“憨子”游性正浓,二人扣手撑伞,缓步向前,无论是主人庄严古朴的红木厅堂,还是狭窄幽静的拐角巷道,无不令人住足观赏,凝望,沉思。

走出房屋,来到主人的后花园,以太湖石为主料的春夏秋冬四位一体的大型堆雕令人耳目一新。这时,雨下的稍微大了一点,我说,休息一会吧,“憨子”坚持一鼓作气看下去,于是我们勾肩搭背靠得更紧了,因为我们共用一把伞。

她观赏得很仔细,对太湖石瘦、镂、皱、透的特点都熟记于心,还抢着给我讲个子丑寅卯。个园内有竹子上百种,形形色色,千姿百态,高矮胖瘦错落有致,巧布其间。雨中慢游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足见工匠做工之精巧,主人欣赏品味之高雅。我们又是自拍又是录像,四处取景,尽兴而归。

走出个园,雨过天晴,大家心情超好,落在后面的“憨子”突然喊到:背打直!随即紧上两步,我背上遭了两下,我亦习惯了,多少年了,都是这样,我遭惯了。一阵风吹来,把“憨子”头发吹的像鸡窝一样,这时我突然发现“‘憨子”的白头发几乎与我一样多!我的白发多,不过,我觉得当家人本当如此。我千疼爱万呵护的“憨子”,怎么会有这么多白头发呢?哦,掐指一算,也也是快花甲的人了,又大病几回,身体也是每况愈下。我总是认为她没有做什么大事,细想起来,小家的操持不在大家之下。“你就在这儿,嫑走哈,我上个厕所,不然出来找不到人”,“憨子”历来胆小,我肯定不敢瞎跑,只好原地待命。当她转过身去的一刹那,我看见“憨子”的背比我的背还驼的凶,真想上前一步还她一下,我停住了,看着她佝偻的身躯,艰难的步伐,简直就是一尊移动的太湖石。我转过身去,怕她看见,怕别人看见。我可怜的“憨子”一辈子心中只有丈夫儿女家人,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身上下点功夫。你真是个大“憨子”啊!

我们还游了南京夫子庙,总统府,苏州园林,古运河,周庄,金茂大厦,外滩黄浦江夜景等等,因为这些地方我已经去过两三回了,我的任务就是给“憨子”保驾护航。

做攻略,义务导游,在外滩夜景之下,我们一番自拍欣赏之后,“憨子”临风凭栏,黄浦江两岸华灯齐放,霓虹闪烁。身后的古建筑是中国百年历史见证者,对岸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硕果呈现。“憨子”突然问我,黄浦江的水是哪里流过来的?我楞了一下,说道:“你脚下的水里一定有一股是从家乡流过来的。因为我们住在江之头,上海在江之尾。”

她说,在这人海茫茫的大都市里我们几乎就不存在。我说:“亲爱的,四十年改革开放你全程参与,这繁华的成果里始终有那么一点点是你的贡献。”她笑了,没有反驳我。

不晓得此时此刻“憨子”在想什么,我也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。

注:图片来源于网络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乐活小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